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动态 > 审判研讨
浅谈果洛法院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遇到的不利影响及破解对策
作者:谭春彦  发布时间:2014-01-21 15:02:27 打印 字号: | |
  浅谈果洛法院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遇到的不利影响及破解对策

达日县人民法院

摘要:

独立审判是宪法赋予人民法院的职责,人民法院执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人民法院依法办事,实现司法公正,是依法治国方略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然而由于体制、机制、人员素质及民族地区习惯、宗教文化等方面的原因,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在一定程度上并未有效遵行和实现。本文就如何保障法院独立审判权做了一些思考。

关键词: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利影响、破解对策。

我国《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这是我国《宪法》所确定的审判独立原则。之所以我国要在宪法中明确规定这一原则,是因为审判权是维护个人权利的最后一道保障,审判权能否独立行使,直接影响到审判的结果,影响到当事人的权利和法律的尊严,它不仅关系到个人的权利能否实现,更关系到法律追求公平、正义的存在价值能否实现。因此,国家必须保障审判权能够独立行使。只有这样才能有效的防止权利滥用与专断;保证司法公正;化解矛盾,解决纠纷,维护社会秩序与稳定,带来良好的社会效益。然而,现实在行使审判权的过程中,却有着许多因素在直接或间接的干涉着审判权的独立行使。

一、果洛藏区的赔“命价”、“血价”习惯法严重影响着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

(一)赔命价习惯的概念及特

果洛古称俄洛、郭罗克。解放前,果洛一直处在边远闭塞的部落分割状态,有大小部落200余个,均由世袭的千百户头人分别统治,政治、经济、文化落后,人民生活饥寒交迫。藏族牧民全部信仰藏传佛教,宗教渗透到了政治、经济、文化、生产以及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作为精神支配着人们的思想、言论和行动。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由于山河阻隔,交通闭塞,果洛基本处于与外界隔绝的状态,给这块神秘的土地套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增添了神秘的色彩。

多年来,果洛藏区发生杀人、伤害等刑事案件,几乎无一例外地采用赔“命价”、赔“血价”的习惯作法,其与我国现行刑事法律规范的矛盾,影响国家法律统一正确实施,破坏社会主义法律尊严和权威的弊端是显而易见的。赔“命价”又称作偿付杀人命价。它是藏族历史上形成并发展起来,并对藏族现实生活具有深远重大影响的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是指发生杀人案件后,由原部落头人及其子弟、宗教人士出面调解,由被告人向被害人家属赔偿相当数额的财物,从而达到息讼和刑罚的方法。由于社会长期的历史演变,藏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发展状态及其社会观念、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形成了一定的特殊性。而赔“命价”这种独特现象,恰恰反映了藏族人民独特的法律意识和心理素质。我省的黄南、海南、果洛、玉树等民族地区,历史上曾有赔“命价”的习惯。由于受地理条件及严酷的生存条件限制,形成了藏族群众择水草而居、而牧,划地为营的社会部落。为维护部落家族的人口发展,以求人畜兴旺,逐渐形成以向杀人、伤人者索要“命价”、“血价”和“退兵费”,代之以简单、原始的杀人偿命的复仇方式,这种带有原始解怨了仇的旧习惯,曾为历代反动统治者所确认并世代沿用,因此在我省藏区中有根深蒂固的影响。

(二)赔命价与刑事法律的矛盾

(1)处罚指导思想上的矛盾

法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并由国家用强制措施保证实施,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制都应该是统一的,这是维护国家统一,保持法律的权威性、有效性和稳定性的前提。《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五条明确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必须维护国家统一,保证宪法和法律在本地方的遵守和执行”。而赔“命价”是以部落习惯和制度与国家的刑事法律相对立、相抵触,是法外之法,破坏了我国法律的统一性。另外,赔“命价”这种部落习惯在藏区实行,导致因民族不同而不同罚、同罪被异罚以及因犯罪者的身份地位、经济条件不同罚的弊端,有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2)处罚方式上的矛盾

我国刑事法律的原则之一是罪刑相适应,即犯罪社会危害性。程度大小,是决定刑罚的重要依据,重罪重罚,轻罪轻罚,罪行相当,罚当其罪。赔“命价”这种部落旧习惯的滥用,导致一些藏区肉刑盛行,私刑严重,法外施法,置国家刑事法律于不顾,以部落习惯来处理命案、血案纠纷,“你判你的刑”,“我赔我的命价”,甚至要求 “刑可以不判,但命价、血价不能不赔”。有的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命价”、“血价”早已赔过,被告人亲属或被害人亲属到司法机关要求放人。只有赔偿了“命价”,命案才算了结。这种处理方式致使刑事犯罪人既受到国家刑事法律的制裁,又要赔“命价”、“血价”。使其受到双重处罚,且往往是部落旧习惯优于《刑法》。

(3)诉讼程序上的矛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犯罪分子、同时被判处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全部支付的,或者被判没收财产的,应当先承担对被害人的民事赔偿责任”。上述规定了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中,对因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经济损失的犯罪分子,应当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对判处财产刑的,执行时采用民事优先的原则。同时我国的《民法通则》也有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人必要的生活费用等。因此,根据《刑法》和《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对刑事案件中因杀人、伤害造成被害人经济损失的,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程序予以解决。藏区的赔“命价”习惯则不按正当的法律程序进行,而按私下调解这种旧习惯方式赔偿“命价”。由于有些被害人得不到赔偿,即使被告人被依法惩处后,被害人家属仍索要“命价”、“血价”,出兵闹事,有的甚至引发新的刑事犯罪案件,严重扰乱社会治安。更有甚者直接向司法机关提出只要“命价”、“血价”,而不要求对被告人判刑,公开干预司法机关的依法判决。

(4)刑事管辖上的矛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条明确规定,刑事案件分别由公检法机关负责办理,“除法律特别规定的以外,其他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都无权行使这些权力”。我国的人民法院是国家唯一的审判机关,任何单位、团体和个人都不能代替它的审判权。犯罪行为被害人或其家属遭受人身或经济损失,如何承担责任都应当由人民法院根据具体情况依法作出裁决。而当前在藏区民间自发的赔“命价”是由当地宗教人士和上层人士出面,召集被告人、被害人亲属进行调解的,赔多少“命价”由他们决定,完全是按照封建部落的习惯办事,这种本应依法处理的刑事案件由民间人士按照旧的习惯处理,有悖于我国法律程序规定的刑事案件管辖原则,割裂了国家的刑事审判权。

(5)与我国法制原则的矛盾

我国刑法明确规定了罪刑法定原则,即某种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什么罪和处什么刑,均由法律明文规定,即所谓:“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这一原则是排斥旧习惯的适用。而藏区索要赔偿“命价”这一部落旧习惯有悖我国刑法的基本原则,由于被害人家属要求被告人方赔偿的“命价”数额较大,大多数被告人本人是无力支付“命价”的,“命价”一般都由家庭各成员以及亲友共同承担,这就形成了一人犯罪,众人受株连的现象,这与我国刑法原则所要求的罪责自负,仅对株连是不相容的。

二、体制、机制、信访涉诉、人员素质对法院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不利影响。

(1)地方政府管辖着法院的人财物,这是一个影响法院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主要难题。当前人事、财政两大重要权利均隶属和依附于地方权利的现状,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阻力相当大的。法院本身没有独立的财权,财权由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所掌握。法院的办公条件和装备的好坏、办案经费的多少、法院工作人员编制、工资福利待遇的高低往往取决于各地政府所给予的多少。审判难于摆脱地方行政干预,特别是一些争议案件、或涉及到政府部门利益冲突的案件,往往会参与一些行政手段,由上级部门依靠行政权威协调解决,强化了行政的作用,弱化了法律的效力。

(2)法院内部弊病制约着法官审判权的独立行使 按照法律规定,上下级法院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监督关系,而不是领导关系,但现在法院的各项工作主要是由上级法院考核,重大疑难案件要向上级法院请示汇报,这就难免造成一审法院在审理案件时要考虑到改判率和发回重审率在下一步的绩效考核中所占的比例,不得不遵从上级法院不一定客观的的倾向性意见。另外,法院内部体制对独立审判也存在不良影响,目前许多法院的法律文书实行的不是审判长签发制,而是行政首长签发法律文书,对案件的审判使用行政式方式管理,拥有案件最终决定权不是审理案件的法官而是行政级别高的长官,从而造成权责不明和滥用职权现象发生,甚至造成裁判不公。

(3)近年涉法信访井喷,扭曲了诉讼途径。信访案件的大量出现,给党委、政府带来很大压力,同时也相应传递给了法院,使得很多案件的结果根本不取决于案件本身应当依据的法律,而取决于各种案外因素,或者过多的考虑社会效果而忽视了法律的适用,使审判人员不能发挥审判作用,单纯成为化解一件矛盾或者一类矛盾的工具,从而影响到了案件的独立审判,也使法律适用失去了统一性。

(4)法官素质是造成审判不公的一个主管原因,尤其是某些疑难复杂案件,涉及专业的法律或者其他方面的知识,如果不具备这些知识,就会导致误判,审判质量就得不到保障,审判权独立行使就得不到推行。比如:教育背景、专业知识、工作经历、职业操守等等。我们强调法官职业化建设,其根本目的,就是要从制度上摒弃法官大众化现象,确保法官队伍具备很高的思想政治素质和法律素养。”

三、破解法院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对策。

(一)为了维护我国现行法律的统一实施,法院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杜绝赔“命价”现象,要逐步改变少数民族中部分落后的民族意识和习惯,增强法制观念,提高法制意识,同时要加快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提高政治文化素质,是解决赔“命价”问题的根本途径。当前,基于藏民族的特殊情况和基本现实,以及当前赔“命价”一时难以解决和废除的情况和国家刑事立法已难对此作出规定,应将杀人、伤害案件中的赔“命价”、“血价”在地方性立法中变通刑事法律时予以考虑,把赔“命价”纳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活动中,才能解决赔“命价”这种部落旧习惯与国家刑事法律的矛盾。

(二)坚持党的领导至上,依法落实审判权独立行使原则 坚持党的领导和审判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都是我国宪法规定的原则,前者是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内容,是党和国家的根本制度,后者是我国司法制度的重要特征之一,是依法治国的必然要求。二者的共同目的,都是保障国家法律的正确实施。共产党是我国的执政党,审判权的独立行使不能离开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应主要体现为政治上、组织上和思想上的领导,包括党领导人民制定政策和法律,并通过政策和法律来指导司法活动,教育法官秉公执法,健全和完善保障独立审判的各项制度,为审判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创造必要、充分的条件。党的领导不是党委审批案件,也不是由党委决定对个案的具体处理,更不能借“党的领导”的名义去干扰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要做到总揽不包揽,协调不代替,支持不把持,确保审判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另一方面,审判机关对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要有正确的认识。审判机关独立行使审判权,不是不要党的领导,也不是不接受监督。审判机关要用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统一司法思想,切实解决“为谁掌权、为谁执法、为谁服务”等根本性问题,解决好政治立场、法治意识和群众观念问题,确保法院队伍永远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要把坚持党的领导与审判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统一起来,坚决维护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地位,坚决保证审判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

(三)要保证审判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审判人员就要努力提高自身素质,具有独立行使审判权的能力,能够自觉用公平正义的理念指导审判活动,做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工作。审判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一定意义上是法官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因此,法官队伍职业化建设是审判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的根本所在。过去我们独立行使审判权在实践中处处掣肘,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法官的整体素质还不尽人意。就审判机关而言,当务之急就是切实搞好法官队伍职业化建设,造就一支高素质的法官队伍,以适应日趋复杂的审判工作。
责任编辑:谭春彦